欢迎您访问西安市高陵区文化馆!

张家庄子——张新龙

责任编辑:高陵文化馆发布时间:2017-06-30 16:13浏览次数:

庄子有两个含义,一是指主人的庄基地,二是指已形成规模的村庄。我属于庄子出生的公民。这个庄子就含有村庄的意思。如堡子的人问“三叔,你弄啥去呀?”

   

“我到庄子老八外逛去呀。”

 

西苏村的堡子在西头,庄子在东头。从民国张家人迁到庄子,现在扳指头算起来已有七代人了,基本有八十多年。张家庄子只是个过渡名,是相对堡子而言的,并不是一个固定的名称。他存在的年代很短暂,只有早期的几辈人知道这回事,是人们俗定的去所,其延伸周边也只是几个村子。如:我在幼年就听说过安王村的表叔经常说:“我到张家庄子去呀。”

 

张家人在庄子安家的地方,就是现在张忠绪、张小平、张岁别的老庄基处,当时是大院子,有二到三亩地大。老大在西边,老二在中间,老三在东边,门向北开着。看来这个排序还是有讲究的。左为上,老大就排在第一。这种合住的格局一直延续到解放前后才分的家。到现在我也没弄明白的是老弟兄三个,在土改时老三被划成富农,老二是中农,老大是贫农。对于唯成份论的时代,因成份问题我们这辈兄弟们十二个,有一部分受到了影响。唯有我们这一枝没有受到影响,这真庆幸。

 

土改,老一辈分家后,四伯将老庄子(小平的庄子)留给了我二伯。向东迁了四五十丈,三伯在六伯庄基的西边建起了庄基。七伯和我父分出来后,就在老庄子对面二十多丈的地起了两院庄基。这就是我出生的地方。所以现在要排序的话,由东向西排序依次是四伯、六伯、三伯、二伯、五伯。五伯的对面是七伯和我父亲的庄子。这就是在哪个时段的张家庄子。八个老兄弟的七院庄基的方位。大家会问,怎么不见大伯呢?说起来这还有一段故事呢。我的爷辈,弟兄三人,我爷为大,老弟兄三人生儿育女,女都先生,我爷三个儿子,二爷两个儿子,三爷两个儿子,我父亲为老八,生于1923年。这样算下来,我父亲只能是老七。其实哪个时候一大家子人生活在西安,我三个爷先养下的都是女儿,这怎么行哩,千载江山,无后为大。我爷就抱养了一个儿子。三门哪,把这个儿子稀奇贵宝似的爱着。这就是大伯。虽然不叫引弟,但是确实给张家带来了福根,几个奶奶像走马灯似的生下了七个儿子。现在想起来,族人真是旺相,至今没有断了根脉,到我这一辈在庄子还有十三户庄基。女与婿们在庄子还有十三院庄基。就这还不算女的女婿以及娘舅家的亲戚们,一个庄子不足百十户人家,就有近四十户。尽管村子叫庄子,也算名副其实的张家庄子。

 

如今,这庄子将不复存在了,随着灰飞烟灭原来凝聚的魂灵,几辈人修成的缘份,缔结的亲情,总不能因居所的变迁而散吧,特记下这些文字,诉说一段历史,让我们不管栖于何处,都能把根留住。


二维码

公共文化服务“110”诉求电话:029-86912043/86918110 E-mail:414792835@qq.com

Copyright © 2013 glwhg.cn All Right Reserved. 高陵区文化馆 版权所有 陕ICP备15005027号-1 技术支持:集群科技